秋亭看著躲在櫃檯後的小方和女侍秋月,現在那些人心裡大概都認為秋亭既殘忍又罪惡吧!秋亭無心且無力去解釋。

秋亭不是不肯試著和人溝通,只是話一說出去,會相信的人寥寥可數,逼得秋亭不得不把自己的真心封閉起來。

沒有深入了解原因的,就只能把秋亭當成異於常人的怪物,進而加以排斥、譏笑。

當秋亭走後,廚師小方與女侍秋月過來安慰阿香,阿香泣訴著秋亭其實未曾做過的事,說秋亭杜撰與夜語相戀的劇情四處散撥,

對夜語死纏爛打,還無所不用其極的逼阿香與夜語分手。

事情傳到農場裡,同事們紛紛向杜老爺質疑秋亭的精神狀況已不適合在農場繼續工作。

秋亭耳聞一切,只能選擇向小木屋裡的蘭花哭訴。

李熤宸走了進來,要秋亭去對杜老爹澄清一切以保住這份工作。

「除非阿香勇於認錯,否則我說再多都是沒有用的。」秋亭不是第一次不被人信任了,她不想白費唇舌。

「妳什麼都不解釋才會有誤會。」李熤宸比秋亭更心急。

「我以前說過的話沒有一句是他們會相信的。」

「那我幫妳說。」

「你可以不必替我擔心。你自己份內的工作都做不完了,不需要
為我做事。」秋亭對李熤宸的義氣採取溫和但排拒的態度。
李熤宸是陽光,太溫暖、太明亮,一下那麼強烈的照在秋亭這朵
慣於幽暗的蘭花,秋亭難以承受。

「但妳也不要把心事全憋著,可以跟我說,最起碼妳能夠宣洩情緒。」

「可是我就是不想跟你說,不行嗎?」

至秋亭出院之後,對李熤宸的態度就已經有了變化。秋亭不似以往那般信任李熤宸,而且,還不惜傷害他。

李熤宸心如刀割,轉身衝出小木屋。


黃昏,淡金色的光彩讓小木屋的外觀美得像歐洲的風景。

剛從學校來到農場的趙嘉禾無視於宜人的景緻,他一進農場大門

就不時聽聞員工的批判。趙嘉禾未到小木屋便見到李熤宸面有怒
色的離去。

進了小木屋,趙嘉禾只見秋亭坐在地上,垂下眼睫正在淌淚。

「秋亭,妳挨罵了嗎?」趙嘉禾揪緊靠近心口的襯衫,走向秋亭。

秋亭跳起來撲進趙嘉禾的懷中,以淚眼越過趙嘉禾結實的肩膀
望向門外。

「可不可以帶我出遠門?」秋亭說完,將嘴唇咬出血痕。

「好。我們去散散心也好。」趙嘉禾疼惜的擁緊秋亭。


開著新買的車子,趙嘉禾將秋亭載到明德水庫附近的郊區。

週休二日,趙嘉禾要陪秋亭看星星。

車子是為秋亭買的,這樣秋亭疲倦的時候可以安安心心、舒舒服
服的睡覺。

沒想到才剛買來的車子就要變成童話裡的大南瓜,把秋亭載離風
波未平的地方。

靜寂的星空下,沒有人會議論秋亭或要她離開。

趙嘉禾取出後車廂裡的薄被,舖在地上,然後又拿了條毯子給秋亭。兩人抱膝坐在被子上,共擁一條毯子取暖。

秋亭沒有心情觀星,她不懂天文,看不出哪個星座在哪個地方。

「有家報社要我寫童話故事,我編了一個,先讓妳聽聽看。」
趙嘉禾娓娓敘述。

從前有個很漂亮的國家,所有人都長得很漂亮,卻不喜歡和鄰國來往。他們自封天使城,並嫌棄全天下比自己醜陋的人事物。

「他們把翡翠做成弓,把珍珠做成彈丸。烏鴉一經過天使城便攻擊那些烏鴉。」

「因為他們不希望烏鴉成為天使城的一份子,他們不想包容和自己不一樣的東西?」秋亭含淚問。

就像她明明是被夜語捨棄的,但別人卻都因為阿香的話而認為她做了很不光彩的事情,要她離開農場。

「對。」趙嘉禾往下說著故事。

但天使城有個最好心的小公主,一直勸著所有的子民接納烏鴉。大家都認為小公主是天底下最美的人,即使小公主從出生後就足
不出戶,但她美妙的歌聲已傾倒所有的人。

未來的國王是公主的表哥,人人都說將來的王后除了小公主之外沒有第二個人選,但有個全天使城最粗魯愚笨的勇士卻妄想娶公主為妻,在勇士向公主求婚的時候意外發現了一個大秘密。

「公主是個妖怪。」秋亭亂猜。

「不是。只是公主長得不漂亮,把勇士嚇壞了。」趙嘉禾說。
醜公主的消息傳遍全天使城,大家都嘲笑王子將來要娶醜女為妻,未來的國王宣告毀婚,決心找到最美的女孩,所有的女孩開始互相比較,人民也挑剔彼此的長相。

「公主灰心的要巫師把她變成戒指,並且丟到荒郊野外,除非有個醜女孩撿起戒指並且願意帶回天使城,否則天使城聽不到公主唱歌,所有的人、所有的東西永遠都會像墨汁一樣黑。天使城將不再恢復原有的美麗。」

趙嘉禾停頓下來,他怕這故事不夠有趣,反而讓秋亭的心情更糟。

「沒有人會把戒指帶回去的。」秋亭接下去:「醜女孩知道自己長得並不是天使城所能接受的樣子,所以不願去那個地方。公主變成的戒指哭個不停,日日夜夜,哭成湖泊,把自己沉在湖底。」

秋亭根本就是把自己當成了農場裡一只哭泣的戒指。

趙嘉禾抬起秋亭的下巴,吻了吻那毫無自信神采的臉龐:「秋亭,不是沒有人喜歡妳的。我的存在是為了讓妳不孤單。秋亭,我真想抱著妳,讓妳永遠都不能躲開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