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台北之後,趙嘉禾確定自己已然取代夜語在秋亭心中的位置。

他春風滿面,對秋亭更加愛憐,無視於小木屋裡突然暴增的草編蜻蜓也沒有察覺秋亭偶而出現的不自在神情。

秋亭只是個內斂又溫順的女孩,不習慣張揚自己的愛情。尤其之前夜語的例子,讓秋亭不肯主動對人說出她和趙嘉禾已經正式交往。

在旁人面前被趙嘉禾摟著肩膀時所出現的怯伶伶神情,更讓趙嘉禾為秋亭傾心。

趙嘉禾也忘了觀察學校辦公室裡的變化,直到有一天……。

在辦公室裡,李老師帶了一盒喜餅請所有的老師吃。趙嘉禾將自己分到的餅乾用面紙包了起來,放進抽屜裡。

「趙老師,你為什麼不吃呢?」李老師好奇的問:「你是以為可以像存錢一樣把餅乾存起來,餅乾也會生利息,存久了餅乾自己會變多是嗎?」

趙嘉禾笑著沒有回答。

梁老師知道原因:「他想把好東西都留給別人。」

「是誰?」李老師感到很好奇。這幾天,大家都看見趙嘉禾無論什麼時候都笑得很開心 ,很多人都在猜,趙嘉禾是不是有了交往的對象?

「今天晚上我們要去吃火鍋,把你想送餅乾給她的那個女孩也一起帶來吧!我們有事想告訴你。」梁老師望著趙嘉禾。

趙嘉禾點點頭。

李老師輕聲埋怨:「你不問問梁老師所說的『我們』除了梁老師之外還有誰,難道你一點多不關心我們嗎?」

趙嘉禾看看梁老師、又看看李老師,他忽然驚訝的睜大了眼:

「你們要結婚了?」當然,沒有要結婚的人怎麼會無緣無故請人家吃喜餅呢?李老師顯然是準備辦喜事了。

趙嘉禾只是沒有想到李老師結婚的對象是梁老師,這兩個人又不像是在談戀愛的樣子。

梁老師也忍不住抱怨:「我就說你這個人在感情方面知覺遲鈍的可以。」

趙嘉禾真的很難相信這個事實,不過這總是一件好消息吧?趙嘉禾笑了出來,頭一歪,卻看見壽司呆呆的站在辦公室門口。

「進來啊。」趙嘉禾面帶微笑的向壽司招招手。要是在以前,趙嘉禾一定會生氣的質問壽司為什麼光站在旁邊卻不說話。

現在趙嘉禾的心變得更柔軟,知道要小心自己的態度,不要讓人覺得被趙嘉禾所討厭。

壽司把收來的作業簿交給趙嘉禾,並且以相當奇怪的眼神看著趙嘉禾,趙嘉禾仍是笑笑的。

上課的時候,壽司又在趙嘉禾面前舉起了手,趙嘉禾溫和的問:
「有什麼問題?」

趙嘉禾明知壽司會問的問題一定和課本裡的內容沒有關係,卻不
像以前鐵青著臉。

「老師,你不會想哭吧?」全班同學聽見壽司奇怪的問題後,都擔心壽司會被老師處罰。

趙嘉禾只是搖搖頭。

「你真的不會想哭?」壽司見老師還是搖頭,不甘心的問:「你真的不想哭?梁老師都要結婚了你還不想哭?」

全班同學聽了大笑。趙嘉禾咳嗽幾聲,同學們便以為老師又要罵人,都安靜下來。

「我覺得這是好事,所以很高興。上課。」趙嘉禾轉身在黑板上寫字。

「我就知道老師比較喜歡的是農場的姊姊,所以不在乎梁老師和別人結婚。」壽司又說了。

趙嘉禾只好轉過身,神情相當嚴肅的看看壽司,壽司才乖乖的聽課。

晚上,趙嘉禾獨自一人赴約。

秋亭並不願意參加兩個人以上的聚會,而且沒有認識新朋友的慾望,所以,之前趙嘉禾邀請秋亭去老師們的聚會、母校的同學會,秋亭都不答應。

除了花卉博覽會之外,秋亭不喜歡待在人多的場合。

趙嘉禾知道秋亭喜歡安靜,所以他不勉強,而且和秋亭獨處其實比置身在一大群人中更甜蜜。

但是,看到李老師與梁老師互相夾菜給對方的模樣,趙嘉禾好生羨慕,多希望秋亭也在身旁。

「你那個蘭花情人沒有來嗎?」李老師問:「她難道還不能確定和你之間的關係?或是不想讓人家認定你們是情侶?」
當老師的人一說起話來就單刀直入了。

梁老師其實也很擔心:「如果她一直這麼曖昧不明的話,她可能對你沒有真的感情。你要小心,為人師表的你可不要被騙了。」

「她只是和你們不熟,來這裡會不好意思。」趙嘉禾不想多慮,太過疑心的話會把秋亭給逼瘋的:「秋亭怕生,等你們結婚的那天我再帶秋亭來認識你們。」

「說不定你還能比我更早當新郎倌呢。」李老師寧可往好的方面去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