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他得積極一點。」梁老師語意深長:「不要老像個木頭人似的,看到好機會也不把握,不夠熱情主動,女孩子會被氣跑,最後突然拿著和別的男人選的訂婚喜餅送你,你才知道你錯過人家了。」

趙嘉禾聽得冷汗涔涔,幸好李老師沒有聽出真正的意思。
其實趙嘉禾不是存心錯過梁老師這麼好的對象,而是心中早有所屬,秋亭是他心裡唯一盛開的一朵,要再有一朵是多餘的,也是喧鬧、是罪惡。

提到秋亭,趙嘉禾就更希望此刻秋亭正依偎著他,吵著要他拿哪一盤菜。趙嘉禾微哂,秋亭愛幻想的毛病感染到他了。

「趙老師,愛情不能光靠傻笑,要行動,知道嗎?」李老師鼓勵著。想當初李老師可是積極著約梁老師一起參加各式各樣的座談會與戶外活動,簡訊與卡片同步傳情話,才追到了這麼一個美嬌娘。

行動!趙嘉禾也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像慢吞吞的蝸牛一樣,只是還顧忌著秋亭心裡或許仍殘存著夜語的影像,怕愛情給得太多,秋亭會承受不起,就像太多的肥料會燒死一株細緻的幽蘭。

吃完晚飯之後,趙嘉禾獨自一人到之前與秋亭去過的商家買紅豆餅,這是秋亭最愛吃的零食,然後開車到秋亭家樓下按門鈴。

秋亭聽到趙嘉禾來訪時似乎顯得很驚慌,她要趙嘉禾在樓下等,過了幾分鐘之後才下樓。

「妳沒有關燈。」趙嘉禾抬頭指著樓上。

「這樣才不會遭小偷。」秋亭的眼睛透出異樣的色彩,但隨即挽著趙嘉禾的左臂,燦爛的笑著:「我們到附近的公園走走。」
趙嘉禾其實很想到秋亭家中坐坐,但又想到秋亭一個女孩獨居或許有不方便的地方,因此隨著秋亭的牽引走向幽靜的公園。

「給妳當宵夜。」趙嘉禾將一袋紅豆餅交給秋亭。

「我現在還吃不下。」

「妳又吃了很多蛋糕是不是?」

秋亭點點頭。

沒想到秋亭假夜語之名買蛋糕來自我安慰的習慣還改不過來!趙嘉禾認為這也沒有必要,秋亭已經有他,他會照顧秋亭,會讓秋亭成為最受寵愛的女孩的。

秋亭在趙嘉禾的凝視下顯得侷促不安。

趙嘉禾還以為是自己的眼神太嚴肅太嚇人,以前壽司他們不是經常在趙老師的注視下噤若寒蟬嗎?對學生要親切,對情人就更不能有一絲絲的威嚴。趙嘉禾笑著,以無限愛憐的心態和秋亭說
話。

「為什麼要一個人悶在家裡?是不是又和妳的蘭花說話了?」趙嘉禾握緊秋亭冰涼涼的小手。

秋亭靜靜的以靠著趙嘉禾,兩人在一株大樹下停住腳步。

趙嘉禾看了看這棵樹:「它叫什麼?」其實趙嘉禾知道秋亭仍有許多話不想說,因此不想逼問。

「相思樹。」秋亭對樹也頗有認知。

「那怎麼沒有相思豆?我好撿幾顆掉在地上的豆子回去給學生看,他們都以為所謂的相思豆就是平常在吃的紅豆呢。」

「相思豆是長在孔雀樹上的。」秋亭糾正。

「相思豆怎麼不是長在相思樹上?孔雀樹竟然沒有孔雀?」趙嘉禾像孩子一樣的問著。

「君子蘭不是蘭,咬人貓不是貓,鐵炮百合不能傷人,你又為什麼叫嘉禾呢?」秋亭含笑反問。

「我家不是種稻米的,而是種西瓜,還好我爸沒給我取個名字叫趙西瓜。」趙嘉禾提起老家:「改天妳跟我回去,我家還有乳牛和蛋雞,妳可以學做蛋蜜汁。順便見見我的乾爹。」

回趙嘉禾老家不就是更確定自己在趙嘉禾心中的地位了嗎?秋亭雙頰透出淺淺的緋紅,不知該不該答應跟趙嘉禾回去。

趙嘉禾輕輕吻著秋亭在他掌中漸漸溫熱的十指:「要不要跟我回老家?」

秋亭抿著唇,點頭表示允諾。

他們一直在公園裡繞了一圈又一圈,趙嘉禾發覺秋亭似乎在拖時間,似乎不太想回家去。也許是秋亭不想回到那個冷寂的地方,也許那裡還有屬於夜語的記憶會刺傷秋亭的心,趙嘉禾能體諒秋亭的感受,所以不厭其煩的隨秋亭走著。

終於,秋亭嘆了口氣:「我很累,要回去休息了。」

趙嘉禾送秋亭回家,在樓下與秋亭話別。說過再見之後,秋亭又拉住趙嘉禾的手,輕輕吻了吻趙嘉禾的臉頰,趙嘉禾摟著秋亭幾秒才放開。

「睡覺時要蓋好被子,別著涼。」趙嘉禾柔聲的叮嚀。

他們走到樓上,秋亭進了屋裡,趙嘉禾在鐵門關上之後才離去。


元旦假期,趙嘉禾帶秋亭回二崙老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