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家雙親長得跟趙嘉禾一樣高高壯壯的,膚色健康,像茄冬老樹一樣結實。

一進趙家這紅磚四合院,秋亭就覺得有股溫暖、可靠、包容的力量向她聚攏。

趙家雙親忙著下田採摘蔬菜以準備晚上的火鍋,趙嘉禾則帶著秋亭到雞舍裡餵雞撿雞蛋,同樣都是農場,這裡規模小了許多,但秋亭體驗到更多的樂趣。

蘭花是細緻的,但雞隻卻很喧鬧,趙嘉禾形容:「我們班上的小鬼頭吵起來的時候就是這樣,頭會發暈的。」

餵雞的時候,秋亭拿著鐵碗舀粉狀飼料正想倒進飼料槽裡,迫不及待想飽餐的雞隻伸長脖子啄著碗中的飼料,秋亭屢次險遭「雞吻」,好幾次倉皇的叫出聲來,為了躲開雞隻的嘴,拿著碗的手不敢太靠近飼料槽,遠遠的用灑的,雞隻身上都是飼料。

趙嘉禾教訓起雞隻:「你們太粗暴無禮了,不知道我家今天晚上吃火鍋嗎?管你們是蛋雞肉雞,一律下鍋。」隨後又對著秋亭說:「這些雞喙前端都剪過了,咬到的話也不會痛。剪嘴的目的是避免雞隻打架和浪費飼料。」

餵完飼料後趙嘉禾又帶著秋亭撿雞蛋。「我們以前在家都是早上和傍晚三四點的時候各撿一次,有時候有些雞一天會有三顆蛋。飼料吃得太多的雞屁股會囤積過多的脂肪,變成寡產雞,鈣質不足的生下來的蛋只有薄薄的一層膜,沒有外面硬硬的蛋殼。」

秋亭覺得好玩極了,剛生下來的雞蛋有點溫度,一顆顆撿進籃子裡有大豐收的滿足。

「讓雞蛋盛產的秘訣就是光照。」趙嘉禾指著雞舍的屋頂:「晚上這裡要一直點燈,所以上面全是燈泡,讓雞隻的腦下丘不斷受刺激,就會增加產量。」

雞隻需要接受長時間的日照,蘭花卻需要縮短日照的時間,這就是兩者在植物動物的分別之外另一個不同點。

這裡忙完之後,趙嘉禾又帶秋亭去看工人擠牛乳。趙嘉禾告訴秋亭:「我小時後常常跑來跟牛隻說話,當我立志要當老師之後,天天都教這些牛『唸書』,大家都當我傻瓜。沒有多少人相信我真的考得上師範學院呢!」

沒想到趙嘉禾也有和秋亭相同的遭遇。秋亭對著趙嘉禾嫣然一笑。

晚上,趙爸爸拿出幾瓶酒來,趙媽媽笑自己的丈夫來一下子拿那麼多酒很囉唆,秋亭說出一套理論:「吃火鍋時淺酌一番也不錯。火鍋的料又多,除了紅肉配紅酒白肉配白酒之外,魚貝類要配酸度高的白酒,比較沒有腥味的海鮮可以搭配濃郁的白酒。」

趙媽媽笑問:「妳說的話基本上很正確,但是酒類那麼多總不能混在一起喝吧?」
「那就要先喝淡酒再喝濃酒,甜酒喝完再喝不甜的,白酒在紅酒之前喝,酒齡淺的要先喝。」秋亭說完,迎上趙嘉禾讚許又欽佩的目光。

趙媽媽點點頭:「就是因為有先後順序,妳看看火鍋裡什麼都有,要配著葡萄酒喝的話,妳連吃什麼都要照規矩來,不是很累很麻煩的嗎?」

笑聲充斥在趙家的飯廳裡,秋亭第一次在家庭式的聚餐裡感受的如此愉快的氣氛。

飯後在田間小道散步時,趙嘉禾問秋亭:「有沒有愛上我這個家啊?」

秋亭垂下眼睫看著泥土,很喜歡、甚至開始有些依戀,但羞於說出口。

趙嘉禾牽著秋亭的手,他知道秋亭心裡的答案是肯定的。

第二天,趙嘉禾開車到古坑鄉讓秋亭認識他的乾爹。

原來是全省聞名的茄苳老樹,秋亭玩笑似的在趙嘉禾肩上垂了一拳。

「大家都知道,東和村的居民會把家裡的小孩帶來這裡認大樹做乾兒子。」趙嘉禾解釋:「我小時後喜歡對著石頭樹木老牛說話,又瘦瘦矮矮經常生病,長輩以為我衝撞大自然裡的神靈,所以從二崙把我載來這裡認大樹當乾爹,結果我就長得像樹一樣壯了。」

趙嘉禾是像樹一樣高壯可靠,可以保護秋亭這弱草幽花。

秋亭多希望自己可以不顧一切的完全靠向趙嘉禾,享受趙嘉禾無私的付出與關愛,接受趙嘉禾的柔情與撫慰,秋亭相信自己一定幸福,

但瞬間閃過她心底的刺痛讓她不敢大膽的擁有。

趙嘉禾察覺到秋亭眼中幽微的顧忌,雖為秋亭感到憂慮但不敢直言。愛情要慢慢釋放,趙嘉禾記得秋亭的話,所以願意耐心等待秋亭完完全全從心裡那道圍籬走出來。

看見趙嘉禾溫暖的眼,秋亭明白這個人是體貼自己的,對趙嘉禾的信任依賴,從此又多了許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