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嘉禾幫忙收拾海報,偷偷注意到李熤宸不時望向秋亭,也注意到秋亭刻意迴避李熤宸的目光。

一切都收拾好後,趙嘉禾陪秋亭回小木屋拿皮包。

「我很討厭他們的閒言閒語。」趙嘉禾環顧室內一週:「如果妳跟李熤宸之間沒什麼,妳就算把李熤宸送的東西堆滿整個屋子又如何?這些小蜻蜓惹來這麼多閒話,真無辜。」

趙嘉禾撫摸靠近門口的一隻草編蜻蜓:「沒想到李熤宸會為了一個女孩花這些心思,一隻蜻蜓包含多細膩的感情?多容易打動一個人的心?」

秋亭賭氣把小木屋裡的蜻蜓一隻隻的拔了下來。這都是李熤宸掛上去的,這男孩當時是開開心心的、毫無顧慮的把蜻蜓貼在牆上,秋亭竟不忍心阻止。

李熤宸心中忐忑的來到這裡。小方的挑撥已經讓李熤宸無法忍受,他擔心趙嘉禾真的會為了小方的話而追根究底,李熤宸早就想坦然面對,但他顧忌的是左右為難的秋亭,怕秋亭承受不起趙嘉禾的質問與責難。

所有不快樂的事情都不應該讓秋亭來承擔的。

然而李熤宸一來小木屋裡就看見秋亭正拆下所有他為秋亭編織的小蜻蜓,那是他對秋亭的暱稱,只因為秋亭在打字時把自己名字打錯而沒有察覺,但秋亭從此在他心中就和不願被俗人捉住的蜻蜓一樣靈巧纖細。

李熤宸知道秋亭最在意的還是趙嘉禾的看法,也許趙嘉禾看他及看那些蜻蜓都覺得刺眼,不希望李熤宸橫亙當中,而秋亭也願意為了趙嘉禾,徹徹底底的與他斷絕一切的聯繫。

李熤宸憤然將剩餘的蜻蜓全拆下來,再把所有的蜻蜓全摟在懷中,丟進鐵桶子裡,拿起工作桌上的打火機點火,把他給秋亭的關愛全都燒了。

秋亭含淚望著李熤宸,眼中對李熤宸的愧疚和秋亭看著趙嘉禾時一模一樣。趙嘉禾明白了,那是秋亭害怕對別人深情無法回報的歉疚。

「你想放火燒屋子啊?」菲菲追了過來,又驚又怒的喊。

李熤宸的眼中有兩把熊熊火焰。

秋亭的臉雪一樣的白。

趙嘉禾握住秋亭的手,臉上還是笑著:「是我拜託熤宸幫我處理的。我們要回去了,再見。」

趙嘉禾帶著秋亭離開農場,回到秋亭租賃的家。

事情總該攤在陽光底下來講了。

「有些事我不是看不出來,但是妳還是可以跟我說是我誤會妳和李熤宸之間的關係,我寧可相信妳和我之間的感情單單純純,沒有李熤宸的介入。」趙嘉禾很謹慎的用字遣詞、讓自己話說得心平氣和,既不傷秋亭的心又可以讓秋亭實話實說。

秋亭從趙嘉禾澄澈凜然的眼神就知道,趙嘉禾已經看出真相,她不想隱瞞:「這一切都是我對不起你們,都是我的錯。」

「妳私底下和他出去過嗎?」

「我們只是有時會一起下班同走一段路,有時候他會到我家樓下按門鈴,然後我們到附近公園坐坐聊天而已。」秋亭輕聲說著:「他經常來小木屋幫我,或者送東西給我,但我從沒答應要和他有進一步發展。」

沒有口頭上的承諾,感情也是會自然的發展。

「那些蛋糕都是他送的?」

「以前是我有送自己東西的習慣,後來全都是他在送,我是在生病時才知道的。我們除了擁抱和親吻之外,其他的什麼都沒有。每次在我拒絕他之後他都顯得那麼痛苦,我於心不忍,或許我對他只是愧疚和彌補而已。」

「但是妳一點都不算是虧欠他。不愛一個人需要彌補嗎?是妳的心太軟弱所以拒絕不了。妳知道這樣下去會不可收拾嗎?」趙嘉禾越說越激動,秋亭給了李熤宸機會,讓李熤宸可以一步一步侵吞更多屬於秋亭的感情。

誰會相信秋亭對李熤宸沒有絲毫的愛意?

「妳真的不愛他嗎?」趙嘉禾問。

「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對他有什麼樣的感情?」秋亭困惑迷惘著。

「他去過妳家是不是?」趙嘉禾心裡一直很疑惑。記得在秋亭家看相思樹的那一晚,秋亭的臉色有異樣,彷彿是自己家中有什麼東西怕趙嘉禾知道。

秋亭點頭承認了:「我們祇是吃東西而已,熤宸他只是看著我,沒說上幾句話。後來我回去的時候,他隨後就回去了。」

沒想到李熤宸會在趙嘉禾之前進秋亭的家!這怎不叫趙嘉禾心裡吃味?

趙嘉禾相信秋亭可能愛上李熤宸。他走出了秋亭家,滿懷失望的離去。

秋亭頹然坐在沙發椅上。她深恨自己傷了兩個男人的心,只怕他們會像受傷的蘭花一樣難以復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