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嘉禾嘴裡是甜點的滋味,心裡卻是不捨的苦味。
喜宴結束後,趙嘉禾與秋亭告別所有人,一前一後的走在飯店外的人行道。

趙嘉禾在前,秋亭在後,像是卑微的晚輩戒慎恐懼的跟在長輩的身後。

「你想怎麼對我我都接受,只要是讓你不會痛苦的方式都行。」

秋亭細微的聲音從趙嘉禾被後傳來:「作錯的是我,我不敢要求你的原諒或者是分手,但我求你別恨我,恨會讓你痛苦,我自己就嚐過這種滋味。」

趙嘉禾倏然轉身停下,炯炯地凝視秋亭:「如果妳這麼好心,為
什麼當初要這樣對我?」

為什麼被人深愛的秋亭像烈日下的蘭花般奄奄一息?是趙嘉禾與李熤宸讓她這麼憔悴的嗎?秋亭一點都沒有遊走於兩個男子之間的幸福與得意,反而像被兩股強烈的力量給壓縮到不能呼吸的樣子。

恨了秋亭這一段時間,此時見了秋亭,趙嘉禾竟有些心驚。
秋亭擁有這麼多愛,本該像黃金榕在陽光下益顯鮮綠翠亮,享受愛情的女人該是容光煥發的樣子,為何愛情暖日卻逼得秋亭漸漸脆弱?

「其實我本來就不想同時擁有你們兩個,也不想在你們之間選擇一個。」秋亭低著頭作罪人的告白:「我只想躲開你們誰都不選,但是你們誰都不肯放棄我。為什麼我退避的越遠你們就越追得緊?我躲你們躲得好辛苦。」

菲菲的指責、趙嘉禾的沉痛、同事們的鄙夷,讓秋亭覺得自己像罪不可赦的淫娃。秋亭何嘗願意這樣游移不定,害兩個好男人痛苦?秋亭不是存心的,只是兩個男人的愛,拒絕任何一方都是殘忍。

「妳早就知道他對妳有好感?」趙嘉禾問。

如果李熤宸幾乎算是同時對秋亭示好,那秋亭又何苦隱瞞?

「在我心裡還有夜語的時候。」秋亭看著分隔島上的青翠矮樹:
「他送了許多草編蜻蜓給我,雖然他什麼都沒說,但眼睛裡的光彩就跟你看著我的時候一模一樣,我就什麼都懂了。」

原來是這樣。趙嘉禾記得他帶學生到農場參觀的時候,秋亭並不
怎麼開心,趙嘉禾以為是小孩子太多太吵,原來是為了李熤宸。

那時的秋亭對趙嘉禾仍有些排拒,無法全然接受新的感情,對夜語的情念未消,李熤宸又真情流露,秋亭的心一定很亂。

趙嘉禾的心一樣亂,他不知道這樣的心情如何解釋?秋亭算是腳踏多條船嗎?李熤宸算是介入者嗎?或者趙嘉禾才是秋亭與李熤宸之間的阻礙?

「我以為我假裝不知道就永遠都沒事,誰知道我在醫院養病的時候他清清楚楚告訴我他對我有什麼樣的感情,即使知道我生病是為了夜語,即使知道有你這樣一個競爭者,他仍然認為自己很有希望。」秋亭根本沒有辦法抗拒這一切。

趙嘉禾真希望自己能聽見黃金榕說話,自己也能聽見,他多希望能從黃金榕那裡聽到足以完美解決愛情問題的方法。

「如果我能夠同時讓你們討厭我,或許就沒有今天了,只是你們從來都沒察覺自己不顧一切的愛造成我心中多大的負擔。在我尚未愛上你們任何一人的時候,你們卻都同時對我好,我不是不想拒絕,只是你們都不放手。」

上天同時讓秋亭遇上兩個好男人,秋亭並不想同時接受,所以選擇……。

「我想躲,可是躲也躲不掉。我何嘗想當一個不專情的人?可是我知道如果我莫名其妙的消失的話,你會痛苦,他也會發瘋的。」

「妳拒絕過他嗎?」

「我很強烈的拒絕他,清清楚楚的要他對我死心,可是我的態度越堅持他就越不肯放棄。」

秋亭想起自己住院的那一幕:當她睡醒時趙嘉禾已不在床邊守候,李熤宸卻輕輕握著她受傷的那隻手,滿眼都是心疼。知道她醒來,李熤宸一語不發熱烈的吻住她的唇。

「你不可以愛我。」雖然沒有一個好理由,但秋亭還是拒絕。

「我可以、我就是可以。」李熤宸不顧一切。

虛弱的秋亭推不開李熤宸,她慌亂,但又有些動心。她以為自己永遠都是一朵人人都不喜歡的劣等蘭花,從沒想過會有人積極的想爭取她,就連夜語都未曾如此鍾愛她。

夜語和阿香在民歌西餐廳裡唱過一首又一首英文情歌的樣子,讓秋亭想來就心痛,為了夜語傷心那了麼久,李熤宸的熱情豈只彌補她感情的缺口?根本就多了更多,她一時間只能承受。

那一刻,李熤宸可以封鎖她想抗拒的理性,斷絕她對其他人的顧慮懸唸,他逼得她只能記著他、感覺他,軟弱的承受他的熱吻和強而有力的擁抱。

強烈的愛情是閃燃的火焰,讓人既渴求又痛苦,卻毫不願以理智來撲滅。

直到隔天早上看見趙嘉禾來時溫暖的眼神,秋亭才想起這世上還有一個深愛自己的人,她不敢把兩份愛情同時據為己有,只好要求李熤宸放棄她。

如果李熤宸堅持追求,秋亭害怕自己理智和感情上都再也無法抗拒,但李熤宸卻選擇她最害怕的,就是不放手。

她知道李熤宸愛她愛得苦,她看見李熤宸在她躲開他的擁抱親吻時受傷的眼神,秋亭覺得自己是在以看不見的苦刑凌虐李熤宸,
所以寧可用一種安慰式彌補式的心態容許李熤宸抱她吻她,讓李熤宸得到小小的慰藉,但秋亭自己也陷了進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