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何處沒有黑暗?誰不會對自己的工作環境灰心?哪一個國家可以不為了猖獗的黑道感到恐懼?但是,我們究竟有多大的包容度,可以對這些為了不法取得而吃相貪婪的人一再的去寬容?還是,我們可以在一點小錯的時候,就鐵腕執行他們應有的懲處,大聲的告訴所有人,這是不對的?

翻閱著包上封套的觀戰手冊。之所以這麼保護,就是因為當初知道會有其中幾個球員,永遠的離開球場,或是因為表現不佳而被釋出,或是因為做了不光彩的事情而黯然退場。所以,每一張臉孔,都會是歲月中一個小小的記憶珍藏。

然而,看著他們的臉,數著他們的過去,想起他們離開的原因,就不知道要保留完整的樣貌,還是狠心拿起筆,在上面多戳出幾個洞?

然而,依舊是於心不忍的。要是真的可以藉著這樣的小動作,把所有的憤怒宣洩殆盡,最應該拿出來的,是那些幕後黑手的照片才對吧?但是,這樣又能如何呢?

把他們的臉塗黑又怎樣?他們黑掉的是我們這一群人共同的夢想和樂趣,卻掩蓋不掉一再被姑息縱容的黑暗與罪惡。

揪出來,又如何?如何在正義的天秤之上,把他們應有的懲罰,變作法碼壓垮這些讓家人喊著:只是簽賭有這麼嚴重嗎?或者對媒體動粗的罪惡之徒?

還是,把那些法碼,換成寬容?把小錯縱成大錯,把重罪都給輕判?甚至,在一方譴責罪惡之時,另一方一臉慈悲的跳出來,要大家停止了?

我們要不要?願不願?繼續告訴更多的人,這些是不可以做的?

我們會不會因為無力攔阻,沒有法律執行力,因為罪惡的一再發生,就消極以對,反正我們都莫可奈何?

閉上嘴,再也不去要求,再也不去呼籲?

然後,再讓一群人,僥倖過關?

曾經因為指責竊文者不當獲取他人心血的行為,而被其他網友扣上不夠寬容的帽子,而對方居然告訴我們這些一再強調竊文行為錯誤的人,我們的譴責畢竟阻止不了更多竊文的惡行,所以不如算了。

要我們去寬容以對,饒過那種拿了自己不應該拿的東西卻還是死不反省的瓢竊者。而我們所有糾正錯誤觀念的言詞,全都被打成不理性的吶喊。

面對罪惡,難道我們沒有憤怒的權利?所有的指責,也並非只是情緒性的發洩而已。

我們要說的是,拿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本來就是錯的。這種行為,原本就不應該發生。

觀念,要強調的就是觀念。

因為自己的心歪了,道德觀不見了,良心睡著了,所以才會伸出不應該伸出去的手,用偷取、用豪奪、用故意裝做不知道違法,用恐嚇利誘暴力脅迫。

我們說,這是不對的。因為我們還有良知。

當一個人作錯了事,我們是不是只能用慈祥和藹的笑臉,說一聲:我不需要這麼嚴苛?高高抬手,輕輕放下?讓犯錯的人喘一口氣,暗暗偷笑說還好,然後下一次膽子更大,偷取更多?就算被逮到,也比我們更充滿信心,可以度過難關?讓其他人看了,覺得是自己去犯同樣的錯也沒關係?

寬容底下,多少僥倖之心?

一次兩次,讓這麼多習慣用違法手段滿足自己私慾的人,在我們的寬容之中,逃過真正的處罰?

這世界哪裡沒有黑暗?但我們能不能用足夠的力量,鐵腕執行,讓他們受到真正該有的處罰?

還是,又要這樣就過去了?只能藉下一次的波瀾,把一模一樣的憤怒再次翻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angochen
  • 刑法上,賭博和背信,本來就不是太重的罪;除非另搞一個「職業運動法」之類的特別法來規範假球,否則,國家公權力能給他們的制裁,就大約是這樣。

    但是,也不必太灰心,除了刑事責任,聯盟或球團還可以透過民事高額求償的方式,來懲罰他們。
    只是,這個好方法,聯盟也說了不知多少次,但卻一直不去作,是懶?還是另有隱情?
  • 懲罰到球員
    罰不到那些黑手
    放水的球員終生不錄用
    那些黑手回來
    還是會繼續找下一個目標
    球員就繼續在暴力脅迫與金錢利誘下不能好好打球
    在聯網看見一位專門談社會學的網友
    要大家別寄望司法了
    真是重罪輕判阿
    這個重罪不是法律上的重罪
    是實質上會傷害別人的重罪
    當事人家屬還認為是小事呢

    (抱歉剛剛回覆時有寫錯字)

    mignon11 於 2008/10/10 01:38 回覆

  • tangochen
  • 謝謝版主回應。

    「懲罰到球員.罰不到那些黑手..」
    也不見得吧。
    聯盟一樣可以對那些黑手做民事求償呀。因為黑手的獲利巨大,最後判賠的額度說不定也很驚人,
    這樣,聯盟又多了一筆大收入。(回饋球迷、搞個門票降價也不賴呀)

    即使這些黑手懂得脫產,那麼,也有機會逼他們當一輩子的「無產階級」,弄得他們妻離子散,不亦爽哉。

    寄望刑事判決能用重刑,要修改刑法、提高刑度,
    但工程浩大+立院效率,實在不容樂觀;
    至於追究民事責任,是聯盟立刻就可以作的事。
    應作為、能作為而不作為,只會留下更多問號。
  • 跟白的黑手或許可以
    黑的
    先請關聖帝君保佑吧
    如果真有辦法讓那些城狐社鼠一輩子無產的話
    我也是希望聯盟有魄力一點
    就怕聯盟的顧慮比我們可以想到的還多
    至少這一次
    如果罪證確鑿
    對某些人就應該求償

    現在是盜者無道
    白道也不像樣
    以前那種不欺壓善良百姓的理念
    都不見了


    mignon11 於 2008/10/10 13:40 回覆

  • tangochen
  • 二十多年前,李敖批評台灣知識份子懦弱,即使警備總部已經廢除,但文人們「心中有個小警總」,寫起文章依然唯唯諾諾。

    今天,不管台灣的法治環境如何變化,
    只能說,人們心中依然有個「大黑道」,
    即便只是個裝模作樣的臭俗仔,也足以讓我們驚怕不已呀。
  • 提到李敖
    我看是不是請他到聯盟
    看是要當秘書長還是發言人
    我只要聽他狠狠對那些髒手砲轟也好
    真的是想罵都不知道罵什麼
    雖然我知道罵也沒用
    可是真的很想發洩
    那些賭徒也是
    有賭金黑道才有得撈
    真是傻好天真
    想要不勞而獲
    結果都被作掉了

    mignon11 於 2008/10/11 14:2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