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大概是自身磁場特異的我,又再一次製造了電器的危機,明明還是很『少年』的電腦主機在我寫小說寫得異常順利過癮的時候,讓我來不及把滿腔心血與熱血儲存之前,停止了要命中樞──電源的運作,剎那間電腦螢幕一片悲哀的黑暗,所有的文字消失在我的眼前,聽不見風扇嗡嗡的伴讀聲,我的世界在毫無反應的死電腦前陷入手足無措的苦楚。

壞掉的設備可以更新,失去的靈感誰要賠償給我?加上零零碎碎讓我十分不如意的大事小事,這個時間我真的很想遺忘原來我是一個熱中文字的人。

一切都在停止運作當中,雖然獅迷們的情緒正要沸騰,統一王朝邁向新的旅程,我卻猶如曾經作過的夢境一樣,青燈緇衣遁入空門。

所以,就在這個需要我熱切討論比賽過程的季節,獅迷小娉卻不見蹤影。

都是因為逾齡的任性,所以壓抑住對新王朝的澎湃熱情,什麼都不想寫。雖然自己曾經說過莫忘初衷。

職棒十九年的尾聲,就如同寒流來襲的時候去地熱谷。一邊熱氣沸騰,一邊卻已經令人心都涼了。猶如織布機上絲絲縷縷縱橫交錯的心情,卻沒有一台合適的電腦,和急於一吐塊壘的慾望,把點點滴滴的情事,張掛在公眾可見的版面。

是任性阿,這麼多的心情,沒有耐心一一條列分明。即使,風雨摧殘的花園,還是有著可愛的獅子在洒水耕耘。

丟開了永遠都無法和我合作愉快的電腦,重新掀開古箏上那層防水防塵的保護,還死不肯改用纏弦的我,深刻的體會到不鏽鋼接觸到指間的寒意,這種外人不太在乎也感受不到的寒意,就像球迷的心情。

因為早早玩壞了自己寶貴的手腕,加上多年來一天打魚兩天曬網不認真練琴的陋習,七零八落的彈奏連我都要忍不住遮住自己的耳朵。球員不打球會失去身體記憶,原來不好好練琴,手指也會失去記憶,時時抓不到琴弦,想要的感覺都彈不出來。真難想像一但離開球場的球員,還能不能記得在比賽當中全神貫注時的那種情境?

於是,我得重新開始,把曾經明明都會的指法,像初學者一樣的反覆練習。大拇指笨拙的在琴弦上搖動,宛如被寒冰給凍僵了一般。彈到連大拇指都會長水泡,再把水泡給彈破,不曉得我這到底是怡情養性,還是自虐?

然後,我開始戴上我原先排斥的義甲,就是彈古箏用的假指甲。這跟我國中時代所用的完全不同,是貼在指腹上的,看起來就活像熊掌,對習慣用真指甲的我來說,那不是輔助,而是拖累我的道具。

戴上義甲的手更不靈便,無法趕上樂譜上要求的速度,但就猶如球員也需要練基本功一樣,沒有練好的基礎,他就不會讓你在發揮的時候無往不利的。一天一天,自己督促自己,把同樣的動作練習再練習,從開始的小兒學步般的謹慎笨拙,到漸漸的熟練。

不管火侯到了哪一個層級,基本練習永遠不能因為你可以在正式的場合表現流利而斷絕了。

當我把義甲除下的時候,用同樣得指法練習同樣的樂曲,那種被阻礙困住的感覺不見了,十指變得輕巧敏捷,在琴弦上速度增快了,終於可以抓到我想要的節奏。

這個時候我想起球員在練習揮棒的時候,會在球棒上加點東西好讓球棒變重,然後正式上場的時候,拿著正常的球棒,揮棒速度變快了。

原來彈古箏和練習打擊一樣,都需要在你想要某個速度的時候,為自己找一點麻煩,讓你的速度反而慢了下來,然後在些障礙絆住你的手腳之時,很習慣的加快你的速度。

人,並不是在平穩之中求得進步,而是在面對困擾的時候。

雖然戴著義甲,讓我覺得無法隨心所欲,而我卻是在這樣想盡辦法要克服這種阻礙的時候,練好了我原本一直練不好的指法。當我不進則退,我還是需要重新戴上義甲,反反覆覆的像初學者一樣艱難的練習。

當我們正在低潮的時候,就必須為自己找來更多的麻煩,讓自己永遠不會忘記去習慣那種不順暢,以及在不順暢中的努力。

不讓自己安於平順,才會有更多的學習慾望,保有力求突破的決心。如此一來,才彈奏得出悅耳的樂音。

我們都還值得繼續去努力,是不是?放棄的人,你不會有美好的聲音,讓別人為你陶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