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因為荒廢太久,所以才練習這短短的兩三個月,不可能一下子就把所有的曲子都練好。畢竟太久沒有接觸琴弦,曾經有過的感覺不再熟悉,要是可以像以前那個天天勤練的時期一樣好,就真的很沒天理。


但是,每次總是惶惶惑惑,總是找不當方法可以讓自己再好一點,尤其是我沒有一首曲子不會出現幾次彈錯的時候。

回想以前,因為一開始對新曲子的不熟悉,加上我比較偏愛節奏慢一點的曲子,所以,往往在練習快節奏的曲子之初,或者像森拔一樣恍神的時候,就會不小心彈錯。

那時候,長輩就會提醒我,能不能練得再好一點?一首曲子不要出現任何錯誤。

然後,我就會一直記得,待會兒一定不要有錯誤。然後,我就會很邪門的,一定會彈錯。

但,我記得當初起蒙老師在指導我練習的時候,絕對不會在驗收之前,先叮嚀我絕對不要再出錯。她只會在我彈完之後,用鉛筆標出我哪裡需要加強,讓我一再反覆練習。

所以,在老師面前,我就不會不停的為了擔心錯誤,結果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那裡。

如今沒人會驗收我練習之後的成果,每晚的練琴正好是播新聞的時候,家人鄰居的注意力都在那些紛紛擾擾上頭,也就不太會有人注意我在亂玩什麼。因之,沒有人會提醒我,不要每次總是都出現錯誤。

但,現在卻是我自己,一再的告訴我自己,這首曲子,不要再有地方彈錯。

這已經變成我心裡最大的忌諱,一開始我就會覺得自己一定會出錯,一開始我就擔心我一定會出錯。而事實上,我也一定會出錯。沒有一首曲子例外,哪怕我同一首曲子一彈再彈,永遠都會有錯,而且嚴重到,從一次兩次的錯誤,到好幾次的錯誤。我沒有一首曲子是彈得完整的。

當初唸空大的時候,因為被誤以為我已經畢業,所以很幸運的進入一家小有名氣的出版社當編輯,也被社長派去電台上節目,我非常緊張,深怕我會說錯話,再往電台的路上,一直在心中默默練習招呼語,不知怎樣就是會把聽眾說成觀眾,唯恐自己出了糗。

後來,索性不再練習,不去擔心這些問題。一如我十五六歲時搬到學校的宿舍之前,擔心孤僻寡言的我無法適應那種大家庭式的生活,擔心和陌生人同桌吃飯,同室就寢,但是突然一個轉念,想說自己反正都要去面對的,放輕鬆吧。不在自己的心裡一直反覆自己最擔心的事,自己嚇壞自己,感覺就變得不一樣了。

進錄音室,我不再想著害怕出錯的事情,然後從一開始錄音到結束,我都沒說錯話。

我很順利的和「聽眾」打了招呼。

而先前的擔心,只是一再折磨我自己,讓我更加手足無措,平白無故的干擾罷了。

也許是因為對古箏的熟悉不見了,所以我才會這麼惶恐。一直怕怕怕,反覆又反覆的要自己避免錯誤,一直記掛著我會出錯這件事,然後我的手指就老是跑錯地方了。

這就是人家所說的鐵齒吧?越在意的就越會跟著你。

過去的錯誤要作為未來的殷鑑,知道自己哪裡會有什麼毛病,也就等於對自己掌握一半。忘記是很要命的一件事,沒有警覺就會再次犯錯。

但是為什麼明明就提醒過自己,為什麼自己比任何人都在意這些細節,明明就沒有鬆懈,為什麼練習再練習,在正式場合同樣的錯誤還是出現了?

也許是對自己不夠信任,所以總是以為自己無法掌握一切。這樣下來就更會擔心自己會犯同樣的錯誤,毛病就是改不掉。

但是我們為什麼要這麼辛苦的練習呢?不就是因為要讓我們在更熟練的狀況下,越作越好?

如果過於在意曾經犯過的錯誤,如果一直想著這件事,那麼豈不是就像一直給自己催眠:我就是會做不好?

有些事,要不要一直放在心上,也許要靠我們自己去領悟。如果擔心錯誤,反而成了我們的絆腳石,那麼,我們必須學會,不去時時刻刻害怕自己接下來,一定會失敗。

與其擔心,不如專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