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面對詢問,我淡淡的回應,表面上只是暫時的蟄伏,其實不只一次做過放棄的打算。

當我質疑自己為什麼中道迷途,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存在著不確定感,所有排列在人生的選項裡,似乎哪一個答案,都不適合我。

我開始懷疑,咬著牙繼續沒有成果的走下去,是不是很浪費自己的時間。但我無法肯定,換了一條跑道,是否我還是只會週而復始的悔恨最初所做的決定。

壯士斷腕,沒有在沉著的深思之後,只是徒有勇氣的愚行。

但在關鍵時刻還是無法痛下決心,卻又是一種懦弱。

我任憑從自己內心泉湧出來的矛盾,消耗著自己應該全力以赴的時間。

我忘了,其實我自己,只是浩瀚星塵裡一隻渺茫微弱的小蚍蜉。

我不能妄想用自己的微塵之軀,在天際展現橫亙千里的煦煦光亮。我其實不用強逼自己,一定要留下可歌可泣的烙印,做一尊佇立萬年的雕像。

只要記得自己短短的一抹光痕橫過滄穹的認真,曾經燃燒過我自己的熱情。

我可以在花開花謝的輪替裡,做一次奼紫焉紅的執掌。

我可以在曲流吟觴的時空裡,做一個悄然恭逢的過客。

即便我曾經的存在,已如前朝的塵埃在別人的無心之中輕易抹去。

我想起來,我不應該為了害怕被遺忘,而是擔心我會遺忘自己。在選擇改變面貌之後多年,再也無法重新描繪當初的自己。

我不應該傷懷於在人生行旅之中,一一會見的漠視臉孔。

把那個鴻鵠高飛的大志瞬間冷卻,安靜的觀想自己單薄的羽翼。

不那麼強烈的盼望成就的輝煌,把一份戚然如煙淡化。

我知道自己只有一道微光,就不會竭力的想把自己燒成火炬,然後在徒勞無功的失落裡,譴責自己的力量薄弱。

原來這一切的自我質疑,都是來自於當初出發的那一刻,太寄望自己終能奪目耀眼,把其他人的光芒都給掩蓋。

因為自己最初,希望在歷史裡成為永遠被期盼認識的一個名字。

因為自己最初,希望飛翔的高度會在別人到不了的地方。

因為自己最初,希望天際裡那唯一的光,來自於自己心靈所綻放的燦爛。

因為自己最初,已經忘了,原來我想發光,只是因為我愛我自己身上的那抹光亮。

因之,在脫口而出放棄兩個字的之前,狠狠的把這份灰心嚥下喉嚨深處。

如果一心只想攀上巨擘的美名,難免因為無法攀附而自傷。

如果一心只想盤距先鋒的高位,難免因為遠遠落後而卑微。

最後因為到不了成功的彼端,開始覺得自己拋灑汗水的枉然,都是當初愚魯的抉擇。

在進退取捨的關卡,就不會有抬起腳繼續履道坎坷的勇氣,所有意志的崩潰,所有黯然轉身的離開,始於自棄的足下。

然而我們終究不能忘記自己,無法推諉這注定在人世間燃亮微光的使命。


也許我們不被仰望專注,也許我們會在瞬息之間如零星火光的消去。

但在熄滅的一瞬間我們回頭,能把眼前的微光,永誌於坦然而滿足的心裡。

於是我願意讓跌得瘡孔滿身的軀體,繼續在顛簸的行旅中吟哦覆誦,用我所能用到的文字,為我的靈魂舞蹈。

我願意讓我寫就的故事,把我跌倒過的路,鋪成漫長的磚,讓我完成的歲月記憶,因為有我自己的文字織錦而得以美化。

哪怕在回首當下,知道我的人一如天明之前的星星稀零。

哪怕我不是飛過眾人引頸的天際,哪怕我只是艷陽底下的些微一亮。

當我已把自己瀝出來的心血,鋪排成一道蜿蜒小路。我回首,不會有冷冽的悔恨深入成我的徹骨劇痛。

即使不能爆開成焰火繽紛,我也願做一道短暫光痕。

全然釋放,自己就能體會活著時的意義。

全然釋放,自己就能看見身上正光芒閃亮。

當一個人能為自己的釋放而驚艷,方能成就無價的生命。

做自己生命裡最美的光/小娉/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