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坡上立著一所大學,學校周邊圍繞著小套房式的學舍建築。因為租金低價,所以不只是來這裡就讀的外地學生,連到這裡出差的電信網路工程師和單身貴族都選擇在這裡租屋。這裡亦有不少住家,與外宿生比鄰而居。

這些小套房大多沒有專人管理,房東有很多都不住淡水。學生們仗著年輕體力好,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晚上常聚眾打牌甚至高歌叫囂,白天除了上課就是補眠。對於習慣早睡或者熬夜做報告的其他學生而言,這樣肆無忌憚的聲音騷擾,他們只能忍受而不敢制止。而附近的住戶屢次好言相勸,亦無法杜絕這些夜夜情緒失控鬼吼鬼叫的亂象。

「厚,一個晚上輸掉五百塊啦。」

「打了四五天才升級,我問候你家親戚啦。」

「張三叫我不要喜歡李四,可是我就是喜歡李四啦。」

一整個夜晚,巷子裡充滿大呼小叫,機車引擎車轟轟響,來了又去去了又來。一個叫做「小珍」的女生,徹夜和不同的男性友人十八相送,「BEYBEY」的沒完沒了,有時發狂似的大笑,有時候又驚聲尖叫,尖銳又響亮的嗓音,和著她夥伴們恣意的調笑嘻鬧聲,不到天明絕不停止。

她的同居男友更是喜歡在防巷裡唱歌,不顧當下時間已經入夜。

「吵夠了沒?三更半夜發甚麼花癡?沒家教。」被吵到經出現睡眠障礙、白天工作委靡不振的住戶終於不耐喧囂,隔窗喝罵。

每天晚上總是要帶著耳機把音響開到最大,聽得頭都脹痛,有時半夜被吵醒還會心悸,而且一想到晚上要回到這裡,就覺得有莫大的壓力。防火巷裡半夜的音量,逼得人想要把桌子抬起來砸到地上。

偏偏這些號稱企業家最愛的未來人才,總是越晚情緒越高亢,哀嚎暴吼、嘶聲高歌,猶如精神失控,還樂此不疲。

「妳才沒家教。」小珍回嗆。

「牙齒該洗一洗。」護女友心切的男學生,反過來嘲諷住戶。

然後,兩個人繼續目中無人的說笑,絲毫不懂控制音量與情緒。

每個夜晚,他們還是呼朋引伴鬧哄哄的玩整夜,或者兩個小戀人在巷子裡高聲高調的聊天。小珍不僅習慣暴粗口,還會在住戶敲窗抗議的時候,挑釁的要住戶:「有種出來。」

她一直不覺得在半夜說話需要壓低音量,也不覺得找朋友來瘋狂到天明有甚麼錯。都是別人管太多、嘴巴太壞。要怎樣過生活都是她的自由,沒有人有權干涉。

「哇」她躲在角落,等待隔壁的男學生騎車回家,便跳出來大叫。

「啊」受驚嚇的學生忍不住吼了出來。

「哈哈哈哈。」小珍扯著嗓子狂笑。

就這樣,住戶們敢怒不敢言忍受著小珍的尖叫與狂笑,一夜又一夜。

一天,小珍與同居男友依舊聚集了一群同好,叫囂一整晚。散會的時候,一夥人又擠在門口,嘻嘻哈哈說了好一會兒,然後再連連「BEYBEY!」,終於讓小珍的朋友們一個個離開。

「啊。」小珍似乎玩不過癮,還在玩鬧似的尖叫。

「啊]。防火巷那端的入口,傳來一聲又長又高昂的回應聲。

根本沒見有人過來,只是一陣風撲面而至,突然間一台機車閃現在小珍眼前,上面的騎士,披著黑的斗篷,斗篷下不見五官。

「啊。」小珍持續尖叫著。她被無形的手抓上機車後座,無力掙扎,只能任由這個詭異的機車騎士一路載著,飆上高山,直衝崖邊。

一陣天旋地轉,小珍無法自制的尖叫。直到她視線變得清楚,她發現自己像個雕像似的,被鑲嵌在山壁頂端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