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雲林回來之後,農場趁著元旦過後的週休二日辦音樂會。但秋亭卻請假不在,說是要去參加什麼座談會。但農場裡的安安及小雪卻說秋亭一向對類似的活動沒興趣,這次主動說要代表農場參加實在是很可疑,說不定是要藉機去密會什麼人。

小雪和安安雖是兩個人在無聊猜測,偏偏讓一旁搬桌椅的趙嘉禾和李熤宸都聽到了。李熤宸反諷:「你們不是常說秋亭沒行情的嗎?她既然只會憑空捏造自己有男朋友,又沒本事交到一個的話,她又怎麼可能去密會什麼人?」

趙嘉禾笑了出來。

菲菲臉色一沉:「趙老師在這裡,難道他也是秋亭想像出來的人嗎?不要在趙老師面前破壞他和秋亭的感情。什麼密會不密會的?」

「誰知道秋亭會不會在南部也交一個?人家可是深藏不露。」小雪咕濃著。

趙嘉禾不喜歡小雪這麼懷疑秋亭。趙嘉禾深愛秋亭,也希望大家對秋亭都能多一點愛護之心。

不過,李熤宸對秋亭的態度,又不免讓趙嘉禾心中起疑,當趙嘉禾看著李熤宸時,那男孩刻意迴避了他的凝視。

又過了幾天,趙嘉禾來到農場裡,看見李熤宸正在替秋亭將小木屋裡所有的抽風機拆下來刷洗,而秋亭正提著水桶在地面上洒水,以保持室內的溼度。

菲菲曾經問過趙嘉禾,會不會在意小木屋裡多出一個人,趙嘉禾原本還想不通菲菲為什麼要這樣問,但近幾天經常看見李熤宸待在小木屋中替秋亭做事,趙嘉禾心中突然有著不舒服的感覺。

好像是兩人的世界本來就容不下第三個人吧!所以趙嘉禾也難免小氣,雖然知道讓秋亭做粗重的工作實在不好,需要男孩子來幫忙,但趙嘉禾總是會因為李熤宸出現在這裡而感到怪怪的。

「我來幫妳。」趙嘉禾接過秋亭手中的水桶,秋亭微微一笑,指示趙嘉禾往哪個地方洒水,趙嘉禾瞥見李熤宸拿著菜瓜布狠狠的刷著抽風機的扇片。

「我有整整一年都忘了洗。」秋亭解釋:「菲菲罵我懶惰,他不過替我說了一句了不起就通通洗乾淨就好,於是挨了菲菲一頓教訓。他賭氣說今天要把所有的抽風機全部清洗完,否則飯也不吃了。」

原來又是和表姐賭氣!

「都是妳害人家的,晚上得請他吃一頓大餐。」趙嘉禾稍稍覺得放心。

秋亭的個性和菲菲不同,李熤宸應該只是希望有個溫柔一點的姊姊吧!

「這是我自己要洗的。」李熤宸將洗好的扇葉裝回去:「我不要任何人用彌補的心態來對我。」

趙嘉禾似乎覺得李熤宸指得並不是為了秋亭得罪菲菲這件事,但

因為秋亭的表情顯得有些尷尬,所以趙嘉禾不好追問。

桌上擺著一盒巧克力,趙嘉禾猜測是秋亭自己買來的。「妳有我送的巧克力,這個就不用了吧!」趙嘉禾把他買來的巧克力給了秋亭。

「對呀!那一盒最好不要吃,丟掉算了。」李熤宸說:「還是成熟男子買的滋味比較好,至於其他人送的都不要吃,小心腸胃不舒服。尤其是那種死纏爛打的人。」

趙嘉禾不知李熤宸是在開玩笑還是為了什麼?也許是李熤宸真的以為那是夜語送給秋亭的零食,因為李熤宸不滿夜語的為人而希望秋亭對夜語的餽贈不屑一顧。

「是夜語回頭來找妳嗎?」趙嘉禾如此揣測。

「這巧克力真是我自己買的。」秋亭急忙澄清,但顯得心虛。
趙嘉禾看見李熤宸正在笑,帶著不知原因的嘲笑,讓趙嘉禾心裡的疑惑加深。夜語回頭追求秋亭是有可能,但那盒巧克力也可能是別人送的。趙嘉禾轉而望著秋亭,希望秋亭誠實一點。

秋亭從手提袋拿出一個小盒子,小聲的對趙嘉禾說:「這個是我去南部為你買的。」

趙嘉禾好奇的打開盒子一看,是一只由鮮豔亮紅的相思豆所串成的手鍊,他馬上知道秋亭是趁機到墾丁去幫他找了這麼一個禮物。

秋亭極甜蜜的笑著,倚在趙嘉禾的身側替趙嘉禾帶上手鍊,趙嘉禾幸福得無心去注意旁人會有什麼樣的神情和反應。

「過年之前和伯父伯母到我家去,我下廚做飯給你們吃。」秋亭當著李熤宸的面向趙嘉禾提出邀約。

「為什麼一定要到你家妳才能為我作菜?」趙嘉禾早就知道這是宣家的長輩想見見未來的姻親了。

「你去了就知道。」秋亭雙頰緋紅如霞。

趙嘉禾耳盼傳來李熤宸奮力洗刷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