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安安對李熤宸過分親近秋亭已有諸多閒言閒語。
無風不起浪,李熤宸走進小木屋的次數的確多到令人起疑,尤其李熤宸對秋亭的分外體貼,讓許多待遇不如秋亭的女員工不得不揣測李熤宸的心態。
大家剛開始都以為秋亭與李熤宸只是姊弟之間的情誼,但是對其他女同事不若稍嫌生疏的李熤宸,熱情的太過明顯,就算什麼話也沒說、什麼事也沒做,李熤宸那雙灼灼的眼神誰都會有所聯想。
就算只是旁聽同事對秋亭的評論,李熤宸的眼中也會閃爍異樣的光彩,他對秋亭永遠是那麼體貼,但秋亭卻略顯退縮,每次在有其他人在場的情況下急著遠離李熤宸的視線範圍。
有人猜測李熤宸已經熱情到讓秋亭再也掩飾不住想躲避李熤宸的意念,也有人說秋亭是欲蓋彌彰。
趙嘉禾放學後到農場就急著把秋亭帶離農場,一方面是不願讓秋亭承受那些閒話,一方面也是讓秋亭減少和李熤宸相處的機會。
就連菲菲也開始限制李熤宸到小木屋,讓旁觀者更肯定自己的看法絕非胡亂猜想。
小方從菲菲鑰匙圈上一隻小小的、草編的蜻蜓上最先看出端倪。菲菲說那是李熤宸的作品,之前做了很多,菲菲這一隻是因為編得不好,在菲菲的請求之下李熤宸才給的。
大家都知道小木屋裡有許多草編的蜻蜓。
多嘴的小方到趙嘉禾耳邊嚼舌根,但趙嘉禾認為這不是強而有利的證據:「那又怎麼樣呢?做幾樣東西送人並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們要是偷偷在一起,又為什麼要掛一大堆草編的蜻蜓來引人懷疑呢?」
這一天,農場辦了一場演講,會後包括秋亭都忙著整理會議廳,趙嘉禾在餐廳等著。
小方不是為了無聊打小報告,而是滿心替趙嘉禾憂慮:「怕的就是李熤宸根本就是不顧一切想和你爭,所以故意在小木屋裡佈置那些蜻蜓向你示威。」
李熤宸是個率性勇敢的青年,毫無顧忌的追求所愛是很正常的,當初趙嘉禾就是受了李熤宸的影響才勇於追求秋亭,但現在眾人所說的一切都屬於猜測,雖然趙嘉禾也看到小跡象,但這樣渾沌不明的狀況還是無法和直性子的李熤宸連結在一起。
「難道你要李熤宸跑來直接的向你表示他和秋亭是相愛的嗎?等到人家當著你的面手拉手一副濃情蜜意樣子,你就會像一個傻瓜。還是你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默許自己的女朋友同時又和另一個男人在一起?」
站在男人的立場,小方是真心為趙嘉禾打抱不平的。
算算座談會的時間也該結束了。趙嘉禾和小方走進農場裡,杜老爹夫婦還在送客,幾個員工在收拾會場。
趙嘉禾看見秋亭正吃力的搬著一張桌子,李熤宸想幫忙,秋亭不肯,於是與李熤宸僵持著。
小方唯恐天下不亂:「我們小李是捨不得妳做粗活,秋亭妳在客氣什麼?反正大家都看得出你們之間非比尋常,妳就不用在這個時侯還裝模作樣的想掩飾,好像妳都在拒絕小李。小李你也太忘情了,人家正牌男友來了,哪有地下男友搶著對人家獻殷勤的?」
趙嘉禾和秋亭對望,都覺得尷尬。
李熤宸怒視小方。
「我說實話你生氣了嗎?」小方挑釁:「你不是書唸得比我多知道的比我多,而且還比我有擔當的嗎?你平常只會把我說成是沒有男子氣概,那你該比我更像個男人,敢作的事就要敢講,別像個小偷一樣。」
秋亭冷汗涔涔,怕李熤宸在小方的刺激之下什麼都說的出來,趙嘉禾看在眼裡,都知道小方在暗示什麼、秋亭在擔心什麼、李熤宸又為了什麼在生氣。
小方還激怒李熤宸:「不敢說嗎?原來你是這麼沒膽量的人,你這樣算是敢說敢作的男子漢喔?」
李熤宸不知想說什麼?才一開口半個字都沒有說,秋亭就阻止:「你想鬧得天翻地覆嗎?」向來有話直說的李熤宸因此雙唇緊閉。
小方似乎還想再撩撥,但杜老爹夫婦已經走了進來,所有人都假裝剛剛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默默整理著會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