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菩提樹茂盛的葉子在風中發出了像江潮般的聲音,澎湃而熱烈。

為什麼人海中個個都是形單影隻?但這些人卻不能一對一對的組合成知己或情人?

秋亭在菩提樹旁的長椅子上等待,從她自醫院甦醒,到她請長假在宜蘭自家休養,秋亭始終沒有見到一個人,那個因流露落寞神情而令她不捨的人。

家裡沒人知道導致她意外真正的原因,但她終於可以好好的享受寧靜,即使她老是對著蘭花說話,家人也不再有所微詞,只當她窮極無聊。

同事會以同情的心態去探望她,但她總是懶懶得不想去應酬,所以同事沒聊幾句就匆匆地走。

只有趙嘉禾在的時候,秋亭才有精神說話。他們會一起替蘭花洒水,然後要蘭花越開越美麗。

李熤宸緩緩走了過來。

這個曾經誓言愛她愛到底,九死猶不悔的男孩,至今都沒有探望過她。

在醫院,守在她床側的是趙嘉禾,在她痛楚時哄她抱她、悉心照料她,輕柔的在她被玻璃割傷的手臂擦藥、總是勸她不要責怪她自己、說她並沒有過錯的,也是趙嘉禾。

多少次午后推著輪椅陪她外出散心的,只有趙嘉禾。

回宜蘭,她半夜醒來後無法再度入眠時,最渴望的懷抱也是趙嘉禾。

有一次她在睡夢中看見自己置身在著火的森林中找不到出路,煙霧漫天,卻有人坐在飛快奔馳的白馬上拋出繩索,把她從火海中拉到白馬背上。

她在趙嘉禾的呼喚中醒來,現實中的容顏和夢中的容顏沒有半點的差別,都是那麼溫柔專注。

菲菲慰問她時總說李熤宸被研究困住分不開身,但她知道李熤宸的意思,她能理解李熤宸壯士斷腕的決心。

菲菲還是勸李熤宸跟秋亭見一次面。

李熤宸來了,坐在秋亭身邊。

「現在還會傷心嗎?」秋亭問。

她是無力再多給李熤宸取自肺腑的愛。

太多的愛情就像過多的肥料燒死蘭花,兩份愛情會毀了秋亭的一生。

「我正在療養中。」李熤宸微笑:「妳不用擔心我,我不會刻意讓自己孤單,也不會為了逃避孤單而隨便找個女孩來作替代品,如果沒有令我心儀的女孩我會就這樣一個人過日子,有好機會就把握,不強求也不躲藏。」

李熤宸的承諾讓秋亭終於可以安心,但又有些心疼。她從趙嘉禾嘴中聽說李熤宸當初是如何流著淚決定放手,秋亭總會為此而偷偷飲泣,不過,讓李熤宸深受熱愛而忘記情傷的女孩不應是她。

承受李熠宸毫無顧忌的愛,秋亭會很痛苦;得到李熠宸熱烈完整的情,另一個女孩會幸福。

其實有一次,李熤宸背著所有人到醫院想偷偷看秋亭幾眼,但那
時趙嘉禾用輪椅秋亭帶到醫院中庭散心,李熤宸在醫院三樓樓梯間的落地窗前看著趙嘉禾與秋亭親暱的耳鬢廝磨,那對有情人依偎的形影不斷刨挖著李熤宸的心。

回到農場的研究室時,李熤宸曾經當著菲菲的面怒喊:「我明明很愛她,為什麼又不能愛她?我不是個破壞者、介入者,卻要做

這樣的自我懲罰,還期待別人可以終成眷屬,這就是我應有的遭
遇嗎?」

菲菲無言以對,只能等待李熤宸渲洩情緒之後冷靜下來。希望李熤宸的傷心能像他的脾氣一樣來得快去得也快。

明明還愛著秋亭卻要拱手讓人,明明有著割捨不下的情愫卻又不能極力爭取,李熤宸不只一次後悔說過退出,但也只能騙自己說這場競爭他已經輸了。

感情受傷的久了很難再恢復以前的好心情,李熤宸知道要康復很難,但他不怕自己要經歷百般的痛苦之後才會好。

「妳放心,我會用愛妳的力量來促使自己復原。」李熤宸對秋亭作出承諾。他是男子漢,說出來的話再怎樣都要做到。

秋亭願意相信,李熤宸有這樣的本事。

她倆用沉靜的微笑回報彼此關注的凝視。

不能擁有的幸福,還是讓別人去珍惜。



坐在階梯上,秋亭輕撫著自己手臂上好幾道傷痕。

那是破碎的玻璃割的。

原本,秋亭充滿自卑感,只為了自己在給趙嘉禾的感情,原本就充滿瑕疵,出了車禍之後,她的手也有了瑕疵,她恨自己不能給趙嘉禾最完整的。

但趙嘉禾卻拉高自己的褲管,讓秋亭看見他右腳的傷疤,那是趙嘉禾國一時在腳踏車上摔下來,被刮傷的結果。

「妳看,我的瑕疵更多。」趙嘉禾又指著自己的臉:「我的臉上還有青春痘留下的疤痕。還有,我喜歡罵學生,我很凶,這是我人格上的瑕疵。」

秋亭被趙嘉禾逗笑了。

蘭花,也會出現有瑕疵的品種,但秋亭就是堅持不能淘汰。因為一直以來她都相信,有瑕疵的蘭花還是美麗的,值得去呵護。

秋亭一向都把自己當成有瑕疵的蘭花,所以總是惹人厭,所以才習慣躲在小木屋。

也因為她習慣躲,所以遇到感情的問題才會慌亂,無法理性的拒絕多出來的感情。

她就是不敢去面對,所以才會造成自己的傷害。

她害怕開口和李熠宸實話實說,所以懦弱的態度惹惱了對方,自己又想窩在車子裡,像螃蟹躲在殼內,這樣才會有安全感。結果反而出了事。

秋亭吃足了苦頭,所以知道躲避的壞處。

但是趙嘉禾從頭到尾都沒有責怪過她,趙嘉禾愛她,就像她愛護那些有瑕疵的蘭花。

而她愛護蘭花的態度,也讓趙嘉禾可以用同樣的心去面對所有的學生。

愛是一種養分,可以讓人成長,但過多會讓人難以承受。

給得適當,花就會美。

秋亭微笑著,趙嘉禾的愛讓她覺得她自己變得更美麗。

有一句話,她始終都羞於說出口,但她今天一定要說。

趙嘉禾回來了,看見秋亭坐在外面,於是又好笑又好氣的問:

「我不是給妳家裡的鑰匙嗎?怎麼不進去?」

「我要看見你回來。」秋亭站起身,撒嬌似的投入趙嘉禾的懷抱。

「在裡面看到我和在外面看到我還不都一樣。」趙嘉禾有點覺得秋亭傻氣。但他知道,秋亭是急著見他。

趙嘉禾相信秋亭是愛他的,只是秋亭的感情像蘭花的美一樣,都屬於溫柔含蓄。

「嘉禾,我想嫁給你。」

才剛想過她是一個含蓄的女孩,現在卻開口求婚,趙嘉禾有些愕然。

「妳這樣說,叫我怎麼要妳嫁給我?怎麼是妳先說?」

但趙嘉禾還是很開心。

「愛你,才會想要嫁給你。」秋亭在趙嘉禾耳畔說著。

趙嘉禾拒絕不了秋亭,就像當初無法找出理由拒絕秋亭要他照顧那一盆原本應該被淘汰的蘭花。

「好、好、好、好……。」趙嘉禾作夢般的囈語。

愛情就像是蘭花,就算有了斑點和病變,無論有多少瑕疵,能夠好好的呵護,才是真正的有心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