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淺黃色的磁磚換成淺綠色磁磚,全新的專櫃與擺設,讓原本的店面有了不同的風貌。
燈泡全部更新,看起來,店裡更加明亮,輕鬆悠閒的氣息,讓熟客再這裡駐足的時間更久,平常過而不入的,也都忍不住進門。
白金版的全套化妝品,因為添加熱門的保養元素,讓許多渴望美麗的女客紛紛上門詢問。
她無法沉浸在讓人傷神的情變陰霾裡,辦會員卡、送小包裝的贈品、示範保養和彩妝的技巧,溫柔細膩的解說,小心翼翼的呵護顧客的肌膚,來者皆視為貴賓般禮遇,讓她這位新科店長,有著和新產品一樣的好口碑。
這樣沒有逼人氣勢的女主管,卻是曾經被親密伴侶視為不切實際的嬌嬌女。

她已是人家所謂的輕熟女,卻到如今才熬出一點點成績。
要比她有本事的,也許是出入社交場所,也許被登上報紙闡述在職場上優雅得成功的過程。如她,就只是個小小主管。
事業不如人,卻也不像那些步入婚姻的女子,有丈夫有兒女,也是另一種的成就。
因此,她總是備受關注,沒有一個長輩親友見了她,不會詢問她的感情狀況,造成她的疲勞轟炸。

一不小心透漏自己有交往對象,就會被追問目前狀況,被追問幾時確定婚期。
事業上的壓力已經無從紓解,這樣因他人過度關心造成的壓力,更是沉重如據實壓頂。
自從分手的訊息被透露出去,她更是承受莫名的指責,說她感情不順,問題全出在她,否則同樣都是女人,為什麼這個年紀的可以嫁,她卻嫁不掉。
她只想申請外調,沒想到公司卻提拔她當店長,這下子,要有藉口搬出離家裡很遠很遠的地方,實屬困難。

一切的心事只能隱藏起來,最好的商店招牌是笑容。
「妳需要的是修補型的化妝水,先呵護受損的肌膚,它才有辦法開始吸收養分。之後再作保濕和美白才會有效果。」店長方唯真將沾濕的化妝棉,輕輕拍在顧客的半邊臉頰。
拿起鏡子,讓客人臉邊對照。經過呵護的肌膚,果然比另一邊使用過其他化妝品的臉頰更細緻。
「妳的肌膚紋路有點深,缺水了,不補水,紋路會越來越明顯。在有空調設備的地方,一定要用護敷霜鎖住皮膚水分。」按部就班的示範保養程序,轉間就賣出一套保養品。
人來人往,方唯真無暇休息。
「之前那位店長調去哪而啦?」一個老夫人走進方唯真面前,友善的詢問。
這位長輩指和方唯真見過幾次面,大多時後都是在唯真沒有當班的時候過來的。唯真印象不深。
「前任店長已經到公司內部,擔任行銷團隊的顧問。從今天起由我方唯真負責,請多多指教。」唯真客客氣氣。
多好?擔任顧問之前還可以先到日本進修三個月,如果是她,她可以先避開家庭逼婚的風暴。
對於唯真的文雅,老夫人卻是印象深刻的,雖然,之前聽說唯真已經有對象,但老夫人卻仍不免注意這個嫻靜但俐落的女子。應該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吧?

「恭喜恭喜,我聽過蕭店長說過,妳不會給客人有太多的壓迫感,會給客人有更大的接納度。作這行業很適合。我想她這麼誇妳,將來一定會提拔妳的。」老夫人慈善的笑著:「我姓甘,甘地的甘。」
「伯母您好。」唯真禮貌性的行禮。
「呵呵,妳不用對我這麼生疏。我想買一套面膜,是送給我大兒子媳婦的,下個月是她跟我兒子結婚五週年紀念,他們要回家慶祝。我小兒子說,送保養品既實在又講究。」

在老夫人一句「結婚五週年紀念」之後,唯真頓時全身都像麻掉一樣。
結婚,她曾有過的期望,但是,怎麼求也求不來。想認真愛過的她,一向事與願違。

「我這小兒子想得也很算仔細,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哥哥早就成家立業,他卻……。也許是總想要遇到更好的女孩,所以一直不想找個伴吧。」蕭夫人有意無意的暗示著。
唯真懂了,她心思聰穎,知道蕭夫人是藉著買面膜,打探她的意願。
如果蕭夫人的兒子真如蕭夫人所說,那一定是要求苛刻的。唯真自知自己條件並非絕品天姿,恐怕還不得對方賞識。
和她差不多年紀的還未婚,應是品味極高、條件極佳,她豈能匹配?
或許,就如店員小婷所言,不如去找個生澀的大男孩交往。
「令媳婦多大?」唯真避開蕭夫人的問題。
看見唯真並無意願,蕭夫人不敢多說,怕往後沒有嘗試努力的空間,把話說太明總是不好,更何況自己與唯真不熟。
「二十八歲。」蕭夫人說。
「那這一款面膜很適合她。」唯真從貨架上取下一只盒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