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很多人都會認為這一篇文章與棒球無關,但請耐心往下讀完,如果您還看不出來有何關聯向您說聲抱歉,是我功力不好。

這一個清冷的夜晚,我來到新莊的藝文中心,參與一場美好聲音的饗宴。對於兩場比賽所帶給我的傷痕,我寧願一手拂去,雖然不是那麼簡單,但是,一直耽膩在那種錯愕裡,對自己又有什麼好處呢?

恨鐵不成鋼,但鐵就是成不了鋼,氣到吐血他還是鐵。看球幾年下來,大大小小的戰役,已經不知道讓自己憤怒失望多少次,但是我可不願意把自己的健康押注在別人對比賽認不認真的態度之上。

氣死了我,會有人拿面金牌來慰問我嗎?

因之,最感謝市公所和藝文中心的安排,在這時候,讓我有個轉移目標的好所在,而且還是我打從心底喜歡的,國樂。

今晚演奏的單位,是小巨人絲竹樂團。放眼望去,都是十分年輕的面孔,音樂,是美好的,但,我最注意的,是當中兩首協奏曲的主角──彈奏琵琶的梁家寧老師和演奏二胡的葉維仁老師。

為什麼我會特別注意他們呢?是表情。小娉聽音樂也會看人,不曉得為什麼,就像是看棒球一樣,也會注意選手的臉。我不是看人家長得帥啦,當然有些人的確是很上鏡頭(呃,重點到底在哪裡?)

聽現場音樂的時候,欣賞別人的表情,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有的人看起來很緊張,有的人可能是因為樂團本身的規定所以表情很嚴肅,而很多演奏家,在許許多多眼睛專注的凝視之下,竟然物我兩忘的一般,閉著眼,輕輕擺動著身體和頭部,像飛在雲端,是投入?還是享受?

像這樣的演奏,就是會讓人覺得那個人好像以為所有的聲音不是自己手中的樂器發出來的,而是從自然的聲音裡組成的韻律。他是一個聆聽者,而不是演奏者。

這兩位老師就是這樣的表現方式,所以他們的聲音所表現出來的美,都讓人忘記自己還在呼吸。

音樂會結束之後,小娉心底忍不住一陣又一陣的嘆息,同樣接觸過國樂,但卻境界不高的我,在台上,相對於台上那些天庭裡的玉樹,閬苑裡的琪華,簡直就像一株枯草。

不只是因為熱度不夠,練習不足,也是因為,我從來都沒有因為自己在演奏樂器的時候,因為陶醉,閉上眼睛一下下過。我從未覺得舒服,而是一路緊張到底,一個小時彈下來,我已經腰酸背痛。

有沒有自己彈過一首樂曲而讓心靈飛揚在空中無法控制?沒有。有沒有自己彈過一首樂曲而覺得頭暈?沒有。有沒有自己彈過一首樂曲,而覺得如在夢中。沒有,就算有也應該是惡夢。

但是,我卻在別人的音樂裡,眼睛發炫,猶如全身飛騰。

我從來不知道陶醉在自己演奏的樂曲裡,是什麼樣的感覺,卻覺得從這些老師忘我的神情裡,陡然升起真實的敬意。

沒有看著旁觀的人,甚至忘了我們的存在,這很好。當我關注一個人,就希望他不要記得我。

但是,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在棒球的比賽,看見這樣一個忘記週遭一切的球員,這樣一個享受所處情境的球員?

不需要閉著眼睛,但,哪一場比賽,一個球員,能有這樣的自在?

如果可以作到,如果可以把自己所該表現的一切,當作必須在每一個細微的地方都不要出錯,卻不覺得緊繃,也不因此失常。你不自覺的投入,每一個細節的表現當下,都是你可以得到的享受。並非是不在乎表現的散漫,也沒有侷促無措的沮喪。

如果可以像一個音樂家演奏樂器時的心境一樣,不曉得這樣的運動員,會多讓人感動。

怡然自得又專注的神聖,是讓人尊敬的。

小巨人絲竹樂團網站
梁老師的表演(上),看看什麼叫做投入.

小巨人梁老師的表演(下)



小巨人提供的影片(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讓網友打包帶走,所以想轉載影片請確定有授權再說)

PS如有戰敗症候群無法治癒者,建議多聽好音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