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的傳說:寰宇大地原始的面貌,是一團火焰冷卻凝固之後形成的一塊大岩石,平坦廣闊,沒有山稜起伏,也沒有湖海溪流,花草不生、鳥禽未見,只有單調的黃褐色,蔓延無邊無際。
大岩石平鋪延展,寰宇之境持續擴張。一道裂縫突然出現,一滴水滴從裂縫裡滑了出來,漂浮在半空中,變成一顆藍色眼珠,看這個世界的荒涼,淚水源源湧出。
晶瑩清澈的淚珠劃過地表,如一把利剪在紙上剪出不同的花樣似的,剪出了山峰橫亙綿延、溪流迴環蜿蜒的模樣,剪出了各式各樣的花草樹木、地域分布。
淚珠滑進了清泉裡面,將澄淨的泉水剪成男男女女的身影,讓她們圍繞著生命之泉,繁衍世世代代,變成現在的水族人。

這裡是水城境內最大的街道,水族與各地異族商業與文化交流的地方。
水族好客,對外族展現極大的包容度,城門大開,任何人經過簡單盤查就得以進入水族的領域。
他們深信有水月神泉的庇蔭,寰宇大地創世之初的神聖力量,連山川地勢都能改變,還有什麼值得畏懼的?
因此,他們廣為接納來自任何一個地方的旅者,並且如水一般,吸收並且留存不同的風俗民情與知識。

白色的身影穿梭在眾多藍色的身影之間。
藍色,是水族傳統服是唯一的顏色,作為本族的象徵,水族雖然有著兼容並蓄的民族性,但對於自己的傳統民俗,仍然堅持與其他氏族明顯的分別。
白色,身為水的子民,十六歲的小滌,卻選擇了白色。
她是水上的一塊浮冰,只是暫時漂浮在水城這裡,總有一天會漂浮離去。因著這樣的疏離感,所以刻意在民族服飾上,選擇了如此的不同。
這樣做,也代表了沉默的對立與叛逆。因為她在幼年的一場豐年祭裡,有位長老突然像是發瘋似的指著她:「我的水曈發現,妳身上帶著黑暗氏族的血統和宿命。妳將使得黑暗力量在寰宇大地上復活。」
長老的預言引起一陣譁然,於是她的父母帶著她離開水城,把她寄養在遙遠的行風族部落裡。然後,小滌的親生父母從此不知去向。
至於小滌所謂的黑暗血統從何而來,卻沒人可以解釋。
六歲的小滌,遇上十六歲的風仲雲,比水族的少年長得更加成熟壯碩的大和,一雙精神強烈的眼神,嚇得小滌整天哭哭啼啼。加上荒野的部落,風的子民個個長得虎背熊腰,一臉兇巴巴的樣子,小滌整天怯怯懦懦,彷彿是部落裡的小俘虜,跟誰都不敢說話。
直到有一天,風仲雲帶著小滌到行風族的主城瘠崚幽谷,參觀行風族的祭典,在一群壯漢摩肩擦踵的聚會裡,風仲雲抱起小不隆冬的小滌,對著她說:「妳的手壓到我的頭髮了。」
小滌小手輕輕的把風仲雲肩膀上的長髮撥到後背去,兩人相視而笑,就此拉近了距離。
她不知道自己是風仲雲的童妻,卻曉得風仲雲是世界上最愛護她的人。
風仲雲教會她如何在氣候惡劣的黃土平原中生存,也把自己石刻的手藝親自傳授給她。
有時候,風仲雲會獨自一人到各地旅行,把小滌交給母親風琪照顧。風琪是個臉色很嚴峻的寡婦,雖然不會逼著嬌滴滴的小滌像其他剽悍的行風族少女一樣去學騎射,卻對小滌管教極為嚴厲。
如果部落裡其他的少年向小滌搭訕,一定會讓風琪對她加以斥責。
「妳要知道他們接近妳的目的,是因為他們想要追求妳。妳不明明白白地拒絕,他們都會誤以為妳喜歡人家。如果妳不敢把話說開,就專心織妳的衣服不要理他們。妳已經有仲雲可以跟妳做伴了。」風琪經常這麼命令。
小滌是行風族裡少見織出複雜花紋的女子,行風族總是一身像黃土般單調的顏色。
風琪也允許她繼續研究關於水族的風俗民情。
而小滌也知道,自己是被嚴格看管的。自己會在這裡,是因為行風族不喜歡動腦,大家都以為她在這裡生活,就可以消滅骨子裡的陰暗性格。
她畏懼風琪的凶悍,所以等待風仲雲回部落對她的軟語安慰,成唯一種精神上的支持。她拒絕部落裡其他少年的追求,而多數的行風族人都知道她是未來的首領夫人,也多數不敢鼓起勇氣向她示好。

為了這個水一樣的溫柔少女,風仲雲多年之前決定將部落遷移到有溪水與森林的區域,不讓小滌受風沙侵襲與烈日曝曬,好維持她水嫩無暇的好容貌,但是和那些在水城裡生長的少女比起來,小滌還是顯得黑了點。
在一年多年,原本是屬於首領大婚的日子,小滌這位新娘,卻離開了部落,回到水城。
風仲雲親自護送小滌回來,並且叮嚀:「為我織一件最好看的禮服,好讓我參加妳和妳夫婿的婚禮。妳不是我們行風族的人,妳是水族的姑娘,我知道妳一直很想回家。」
風仲雲有著行風族所沒有的細膩心思,他明白小滌的心情。
隨後,風仲雲離開水城,留下小滌所飼養的行風族神獸:飆,和小滌作伴。
離別之後的日子,風仲雲不時託人送來行風族的傳統食物,只怕小滌在水城會適應困難。
在小滌的心裡,大她十歲的仲雲哥哥,是世上最值得信賴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