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亭沒有答話。方才小雪和小方等人已經把話說的很難聽,那雖然過分了些,但秋亭知道自己的確有錯,是她和李熤宸傷了趙嘉禾,所以更不能理直氣壯的繼續在一起。
「妳為什麼那麼在意別人的看法和感覺?那我呢?妳不知道我看見妳那麼憎恨妳自己時有多痛心?妳就不管我了?」
「都是一開始對你於心不忍才會造成這樣的局面。現在我們成為一對罪人了,你心裡一點愧疚也沒有?你有資格有勇氣繼續和嘉禾爭奪同一個女人嗎?」兩個男人到現在都還是深愛著自己,令秋亭極端的厭惡自己。
「我們不是罪人。追求喜歡的女人沒有罪,更何況當時妳還不是屬於趙嘉禾的,我不必因為愛妳而在任何人面前抬不起頭。」李熤宸無悔。
「他充滿失望和譴責的目光就要把我劈成粉屑碎末了,你以為我能把他忘得一乾二淨跟你在一起嗎?」說到這,秋亭才明白自己原來深愛趙嘉禾,愛得比李熤宸更多更多。她不會為了李熤宸而離開趙嘉禾。
李熤宸還不明白,他只是氣秋亭與大多數人都把他和秋亭這段情形容成罪惡的戀情。
「好像愛上我會讓妳禍國殃民,原來我是這麼不應該被妳愛。」李熤宸憤怒的在方向盤上猛力一敲:「是妳個性太軟弱,自己做不了選擇,拖泥帶水,還受別人影響,別人說妳有罪妳就認為自己有罪。」
李熤宸下車狠狠的摔上車門離去。
秋亭的臉頰滾落熱淚。李熤宸沒有說錯,是她軟弱又游移不定的個性讓愛她的人受苦受難的。
李熤宸走到附近的商家買飲料,想讓自己冷靜下來。
他作了幾次深呼吸,原有的怒氣在剛剛摔門之後就宣洩完畢,理智很快的恢復過來。
李熤宸心裡滿是不捨。他真不該對秋亭那麼凶的,秋亭是一個女孩子,承受的壓力和譴責本來就比男人大,秋亭又是一個重情義的女孩,夾在他與趙嘉禾之間作什麼決定都怕太殘忍,他應該都多給秋亭一點時間思考未來,而不是以暴躁來增加秋亭心裡的負擔。
李熤宸想向秋亭道歉,因此買完飲料之後就到隔壁的麵包店買了有紅豆餡的糕點,才剛結完帳,李熤宸就聽到一聲震耳巨響。
跑出店外,李熤宸路旁的大樹倒下來,正好壓在他車子的車頂上。

趙嘉禾趕到醫院的急診室門前,見到杜老爹與菲菲正安慰李熤宸,趙嘉禾又氣又急,問:「你怎麼偷偷約秋亭出去?為什麼又讓秋亭受傷?」
李熤宸愧疚的望著趙嘉禾:「是我硬要逼她在我們之間作決定,硬拉她出來。我把車子亭在路邊,對她發了脾氣。我把她留在車上,想去買東西向她陪罪。我不是故意害她的。」
趙嘉禾帶著恨意的回望李熤宸:「你不纏著她逼著她、不把車子開到那邊去會有這種事發生嗎?你就不能給她多點自由空間,非要讓她日子這麼難過嗎?」
趙嘉禾真是恨極李熤宸,認為李熤宸帶給秋亭的沒有一樣是好的,不是李熤宸,秋亭不會這麼矛盾痛苦,也不會有意外。
菲菲替李熤宸說話:「錯的並不是熤宸,沒有人預料得到會有這場意外,你把責任全歸到熤宸身上對他而言太沉重了。」
趙嘉禾轉頭看著菲菲。心裡想著菲菲與其他同事這一段時間給秋亭多少的壓力和責難,難道對秋亭來說就不叫沉重嗎?
李熤宸雙手緊緊捏著自己的腿,巴不得掐出血來給秋亭。在這一刻,李熤宸才猛然痛覺緊抓著秋亭不放並不能永遠擁有秋亭。
「都是我明知不應該卻固執的想介入,是我的理直氣壯造成這麼大的災難。我知道我堅持下去會活活逼死秋亭的,我不敢再堅持下去了。我放手、我放手,我把他還給你了。我放手。」
李熤宸像瘋了似的一直說著要放手,聽得旁人心酸。
趙嘉禾心裡對李熤宸仍然有恨,只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他不想對李熤宸大聲咆哮或者冷言冷語。他急得嚇得全都無力了,只希望秋亭化險為夷,就算秋亭有錯也不該是以付出生命的方式來彌補,這彌補不了任何人,只會讓人痛如撕心裂肺。
醫師終於走出來要秋亭的親人守著昏迷的秋亭,但秋亭的家人都在宜蘭,只有通融讓趙嘉禾與李熤宸陪伴著秋亭。
只要秋亭在短時間醒來就更有生存的機會,而秋亭最割捨不下的是趙嘉禾與李熤宸,相信有這兩個有情人的呼喚,秋亭不會狠心永遠沉浸在無邊的幽暗與死寂裡。
李熤宸靠近秋亭的耳盼:「秋亭,妳不要怕、不要逃避,是我造成妳的困擾和痛苦,我不逼妳了,一切都是我的錯。妳醒來,為了讓妳一輩子安安心心的,我退出,失去妳我不會活不下去,所以妳不用擔心我,儘管過妳的好日子去。」
看見李熤宸哽咽的喚著秋亭,趙嘉禾心也很痛,他知道李熤宸愛得比他更苦,說要割捨並非常人所能辦到的,這一刻他不再痛恨李熤宸了。
李熠宸想再說,可是他說不出來。他發現趙嘉禾很沉默,這時候應該是找嘉禾對秋亭說話才對。秋亭本來和趙嘉禾好好的,是他造成今日的災難。這個時候他又有什麼資格擋在人家中間?
回想起他和秋亭獨處的日子,都是他蠻橫的想以熱吻來讓秋亭軟化,讓秋亭從掙扎轉而順服在他的懷抱裡,他總是一在的出現在秋亭面前,以自己的癡情讓秋亭心軟無法趕他走,秋亭也許只是無奈罷了,他卻理直氣壯的想一步步佔領秋亭全部的感情。
秋亭是被他逼迫的,逼到今天這樣的絕境。也許秋亭意識清楚,一聽到他的聲音卻害怕的越要往幽暗的地方走。
李熤宸難過的發不出聲音。
趙嘉禾握著秋亭的手開始說話:「秋亭,我在妳身邊,妳不會沒有人保護的,我知道也許是我急著想把妳抓在手中,讓妳窘迫不安。但是我會讓妳明白,其實我可以給妳更好更幸福的生活。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妳的,我再也不會讓妳面對妳不應承受的責難。」
趙嘉禾不斷的喊著秋亭,就算啞著嗓子也喊個不停。
直到第二天凌晨,秋亭在天的眷顧下醒來,意識雖未完全清楚,但一睜開眼看見趙嘉禾,秋亭的視線就未曾離開趙嘉禾那張憂急不已的臉龐。
秋亭微微牽動嘴角,以笑回報趙嘉禾的等待,她沒有察覺到李熠宸的存在。
那是情人的互相凝視,多出的人是多餘,就像互相守候多年的夫妻樹身旁不需要其他的花草陪襯,像有些蘭花只需要一片葉子就夠。
李熤宸退到角落,看著秋亭在趙嘉禾的撫慰下又閉上了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