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這幾年,他沒有再跑到我房間,而我們之間也很疏遠。因為去年父親身體不好,我回南部暫住,母親也罹癌病故,我原本渴望能修復手足之間的感情,而人畜也開始念佛,我以為他的個性會有所轉變,也漸漸的不再有戒心。

回台北之後,他在家就只是玩手機,不太理我,我外甥回宜蘭的校外宿舍,人畜剛開始也沒有奇怪的地方。直到四日的中午,他突然跑進我房間問我要不要吃水餃,我說好,他卻突然賴在我房間不走,開始問些重複的問題。還藉機問我脖子上是甚麼並且動手摸我,那是我的痣,從小到大都有,而且很明顯。他明知故問。他甚至是從我背後貼上來(椅子的椅背是鏤空的),我感覺不舒服,往前躲開。他一直要往我這靠過來,我一直躲到客廳去,那時才發現大白天的落地窗的玻璃卻是緊緊關上,一點縫都不留。那幾天的天氣很悶熱。

我把落地窗打開,他又跟過來,正好斜對面三樓的師姐把他叫過去談我母親托夢和做對年的事。

一直到出事的那天,他經常在我房間打轉,不是靠到我身上就是毛手毛腳。例如述說自己頭痛的部位,手就往我額頭上東摸西摸。就算是站著說話,也是越靠越近,還一直搓我頸子、摸我後腦,我閃來˙閃去,還婉轉的要他別干擾我工作,他總是要糾纏許久才肯走出去。

有一次,當著母親的遺照之前(我是故意走過去的),我指著遺照旁邊媽媽的小學畢業照,認出我母親小學的樣子,他說:「妳認得出來喔?」不但從我右手邊靠過來,還用左手答我的左後肩,整個人幾乎要黏過來。我躲開,胡亂聊著,他又藉機伸手想摸我,我閃得更快,坐在客廳的藤椅上,他又來抓我的頭髮。

因為不希望他老是要碰我身體,所以我拿學弟當擋箭牌,給他看學弟的照片讓他知道確有其人,還親手做報診要給學弟當生日禮物。不懂縫紉和剪裁的他居然說我沒剪好、不會剪,還想藉指導之名抓我的手。後來我把抱枕做好,他又跑到我背後,整顆頭幾乎要碰到我,在我耳朵旁邊說話。我跳了起來躲開。

他說想要養小兔子,我怕他還走不出喪母的陰影,想說家裡有活潑一點的小動物也好。也是希望他有事情做,轉移目標別來騷擾我。這樣我就可以避開他的不當舉動。所以我到處尋找小白兔,最後上網問臉書好友,朋友介紹有認養兔子的地方,對方因為需要南來北往,帶著行李和三個兔籠實在不方便,所以希望我可以認養一隻。

我把兔子的照片給人畜看,並說明這隻兔子是今年三月出生的。他說好,我才去跟原飼主約定接送兔子的日子和方式。後來人畜才問我兔子多大隻,我說大概二十八公分。他嫌太大隻,說要仔兔。

都已經說好要領養人家的兔子,怎能因為這種理由去更改原先的決定?而且兔子雖然大了,還是很可愛。我一再和飼主協議見面的地點,打算再累也要親自去接。

這件事看似和那一晚無關,但他卻因此一再吃我豆腐。在那晚停止攻擊之後也再度抱怨此事。他說我要養兔子就讓我養,他原本要養的是小兔子。他還說我要甚麼他都買給我。但事實上我從沒跟他要過甚麼。多年前的舊眼鏡,是他自己要出錢。後來我去叔叔的工廠打工,他也沒把酬勞給我。我大姊說當做是我還眼鏡的錢。惡夜前的那幾天,他莫名其妙的突然大方起來,又要幫我買鞋子,又要讓我用他的手機……我一直拒絕。雖然心裡被煩透了,我還是笑笑的,沒有給他臉色看。

他只強調自己對人的好,不顧對方真正的需求與意願,對自己的暴行理直氣壯。我從頭到尾都沒反駁,即使我知道他都把責任推給別人,也不會想想自己造成別人的不舒服不愉快。他出去以後,我沒有立即逃出門,是因為擔心一出去就會被他攔截。我關在房裡想了很久,才鼓起勇氣收拾衣物,經過他的房門,在半夜裡逃出門,流浪街頭。

現在我只能慶幸那天被他打了兩下後腦勺,還好沒有真的被打暈。而我穿著有鬆緊帶的褲子,他也拉不下來。而我的新工作還沒開始,沒有睡到人事不知,否則,一切的結果可能不一樣。

母親過世未滿一年,爸爸還在抗癌,警局就在隔壁(可惜巷尾剛好事警局的圍牆),他竟敢這麼做。

也許更要感謝警局的車燈嚇醒我。

最後,我不是被得逞,而是未遂。很多人都不知道「未遂」是甚麼意思。

文章初稿於20140917,20161201修改並於痞客邦首發。這篇文章是我掙扎兩年才決定公開,我原本打算如果離世的那天之後,再由我委託之人上傳。但我實在不知道該委託誰。

別人的傷痛,你可以不相信不理解,但請不要在別人傷口上撒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gnon11 的頭像
mignon11

娉(ㄆ一ㄥ)的職棒小札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